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我是哥哥的情人 [1/4]

我是哥哥的情人 [1/4]


1.哥哥失恋

我的哥哥有一个情人。他的情人不是别人,就是我。

「青梅竹马」这个成语大概可以形容我们之间的亲密关係,小时候在同一小学上课,一起上学、一起放学、一起玩耍。他比我长两岁,高两级。我们住在旧式的公共房屋,环境狭窄,只有两个房间。我和哥哥同住在一个用木板间隔的房间,他睡在双层床的上层,我在下层。我们在同一间小学上学,他读上午校,我读下午校,他每天都来接我放学,和我一起在游乐场玩一会儿才回家。

他升读中学之后,就和我不同学校了。他开始不喜欢和我常在一起,虽然我老是要跟着他。他升上中三那一年的暑假,去工厂打暑期工,结交了一些工友,工余和他们消遣游玩。

暑假结束,开课之后,发现他忽然变得情绪低落。我们睡在同一间睡房里,他有什么事也瞒不过我。我想问他发生什么事,但他没给我机会。他可能认为我还是小孩子,不会把心事告诉我。不过,那时我已经升读中学了。

哥哥失魂落魄的样子,引起我的注意,郤发现我们的视线常常会相遇,而且将触电一样,马上自觉地转移视线。他暗暗凝望着我的眼神,好像要在我身上打量什么似的,教我很难为情。他的举止行藏古古怪怪,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呢?男孩子的心理真难测。

有一天放学,他竟然出现在我学校门前,这是我上中学以来的第一遭。我就读的是女子中学,有男孩子在校门接放学,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。我要向那些好事的同学解释,那是我的哥哥。

他说,有重要的话要跟我说,所以特别来找我。煞有介事的。

我随他去了一处幽静地方,他结结巴巴的对我说︰他苦闷透了,想找一个人倾诉心事。想起小时候,我一起玩耍那些日子,心情才好过些。我们从前很多话说,所以来找我。

没错,从前我什么事都跟他说,而他也会和我说很多东西,连不会告诉妈妈的也会对我说,知道我会保守秘密。

于是,他把失恋的故事向我说了一遍。我早就料到了,但他愿意将失恋的事告诉我这小妹妹,我的地位马上抬高了。

他在工厂里认识了一位女朋友,对她有好感。起初大伙儿去看电影、旅行,后来就单独约会,来往密切。整个暑假我很少见到他,都因为陪女朋友去了。他坦白说,很喜欢这位女孩子。可是,开学不久,她郤提出分手。理由是她年龄长几年,和他不登对。他不能接受这个理由,使他受到很大的打击。

说到这里,竟然在我面前流起泪来。

我不懂得怎样去安慰他,因为我未谈过恋爱。不过,我想像得到,失恋的滋味一定很难受。我用纸面巾替他擦去眼角的泪水。

他说:「你真好,我把心事说了出来,轻鬆好多了。我们以后要像从前的日子一样,常在一起,可以吗?」

我说:「可以。」我也希望和他在一起,像小时候。

我们便一起回家,我开始滔滔不绝的把学校的事告诉他。

2.情心互许

第二天,他要送我上学,虽然路不同,他也要送我到学校大门,而且还告诉我,放学后会来接我。

他果然来了,和我一起走路回家。每日都如是,管接管送。

我们回家的路,每天都不同,尽选些迂迴曲折的路。背着书包,我们走过远远近近的商场、公园和街道。他暑假赚了点钱,就请我看电影、吃雪糕、打保龄球,还给我买些小玩意儿。他心情开朗多了,失恋的痛苦度过了。老实说,我担心他克服了失恋之后,就不再理会我。

我的同学拿我开玩笑,说我拍拖了。

「哪里是!那个男孩子是我的哥哥。」

「羞!羞!你和哥哥拍拖。」

我追打那些拿我开玩笑的同学,可是有一丝甜意在心头。

有一天,晚饭后,他告诉爸妈要带我去图书馆温习功课,郤带我到山边去。小时候,我们常来这里捉蝴蝶。

上山时,月色皎洁,山下灯火灿烂。他指着山下的灯火说:「星星都落在人间了。」

我说:「不是,在天上。」

他触摸我的手,试探我的反应,然后拖着我的手。他的手心冒着汗,我的心卜卜地跳。小时候,我们常常拉着手也不觉得难为情。但这一晚,他的手一踫我的时候,竟好像触电一样?

山路没有路灯,黑漆漆一片,山下的车声渐远。我们愈走愈靠近,但没有说话,不知什么时候,他揽着我的腰。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,一种奇异的感觉瀰漫在我们中间。

山上,有一块大石,我们坐在那里看夜景。他一手搭着我的肩膊,一手拨弄我给夜风吹散的长髮。山下的景像如梦似幻,我觉得有点泠,偎依在他的怀里,让他的体温温暖着我,我觉得和他本来是这么亲爱的。他的唇儿在我脸庞寻索了一会儿,轻轻的在我的嘴角停了下来,亲了一亲。一阵热力从那里散发,直透耳背。

糟糕了,这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?

我还未弄清楚是什么一回事,我们就热吻起来。当时我才十三岁,对爱情有很多幻想和憧憬。我渴望有人爱我,而第一个吻我的男孩子,竟然是我的哥哥。我没后悔把我的初吻献给他。我认识的男生不多,在哥哥的同学、邻居和亲友当中,哥哥清秀、不凡、有书卷气,他是我暗暗倾慕的对象。

通常我会有很多话和他说,如学校发生了什么事,同学甲怎样、同学乙又怎样。但那一晚我没说话,我的嘴巴给他的吻封住。我闭起眼睛,不敢看他。

下山的时候,他拉着我的手,像小时候一起去上学一样。

回到家里,我们再吻了一回,他才放开我上床去。我总是睡不着,他睡在床的上层,不久就听到他打鼻酐。而我辗转反侧,整个人泡在给他吻着、爱抚着的感觉之中。

自此之后,是一段形影不离的日子。除了上学,我们都在一块儿。我挽着他的臂弯,他揽着我的腰肢,手拉手都来得自然,我们是兄妹嘛,本来就可以亲密点。在辟静的地方,或晚上关上灯时、睡觉前,他会拥着我,和我亲吻。

他向同学借了相机和脚架,和我去郊外旅行,拍了一辑亲密的合照。他挑选其中一张搂着我在他怀里的合照,在背面写着我们的名字、拍摄的地点和日期,还画了两颗心,用一枝箭和一个英文Love字,把两颗心串在一起。我放在皮夹里,珍藏到如今。

3.初试云雨

我们不愁见面的机会,住在一起、生活在一起,朝夕相处,我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,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有什么不寻常的关係,妈对我们亲密的关係也不以为意。有一次,无意中看见我皮夹里那张状态亲暱的合照,她没说话,面露错愕的神色。

另一次,我们正在床上相拥、接吻,妈郤敲门要进来。我和哥哥衣衫不整的宭相暴露在她眼前。妈妈当场没责备我们,只是说以后不要就把房门锁上。

事后她给我说些男女的问题,好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、兄妹之间也有分寸、体统之类的话。我才意识到,我们虽然是真诚纯洁的相爱着,但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们。但我信任他,从不存着戒心,妈妈那一番话,并没有破坏我和哥哥的感情。我们为了避免她的疑心,藉口上图书馆或参加学校的活动,跑到僻静的地方幽会。我们每天都在一起,但好像还不够。上学的时间,我还是想着他。

如是者过了几个月。有一个週末,爸妈参加宴会去,我们去看电影,是一齣爱情电影,当然有许多露骨的性爱镜头。

回到家里,只有我们两个,关上房门,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。他紧紧的抱着我,深深的吻住我,就像电影里那一对情人一样。他解开我牛仔裤头的钮扣,我的心儿跳得更快,他的手探入我T恤里面想鬆开我的胸围,但怎也解不开扣子。

终于,我身上的衣服都全给脱掉了,只剩下胸围,但感觉上和全裸一样。

小时候,一起洗澡不会害羞。近来每天都会和哥哥接吻、让他爱抚,都接受了。可是当光着身子和他赤裸相对时,郤不敢正眼看他的身体。这是纯真的失落了,人们在兄妹的关係上划了个範围。我明白了,没有兄妹会如斯亲密的,我们来到这一个地步了,将要进入那一层更深的亲密,但我们是不淮进入的。

我不敢从这个方向想像下去,只想从前玩家家酒的情景。

我们有编定的对白:

「我扮爸爸,你扮妈妈。」哥说。

「我烧饭,替你洗衣服。」我说。

「还要给我带小宝宝。」哥说。

「爸爸下班,快回家吃饭。」我说。

现在,我们玩的是爸爸妈妈在睡房里做的事情,这是新的情节。

他拙手笨脚,弄来弄去也没法脱去我的胸围。我光着身子,给他全身爱抚和亲吻,弄得我春心蕩漾,不能自我。胸围束缚着我,如不解开它,会让我窒息,就自动为他解除身上最后一道防线。乳尖马上给他噙住,而我已不能装模样了。

他的吻如雨点落在我的乳房,他的手指插进两腿中间的肉缝儿,探出路径。然后那东西就插在我里面,把我全面佔领了。

我下面已给他摸得湿透了,但他的东西又粗又大,插进来的时候,好像要把我撕裂似的,痛得我流出泪水,尖叫了一声。

哥停止了抽动:「很痛吗?」

「没事了,只要你爱我。」

「我爱你。」说着,在我体内灌注了他的精液。

「只要你爱我,我愿以身相许。」

就在这个爱得正浓的时候,爸妈就回来了。我们好像已给捉个正着一样,害怕得不敢动,怕会惹起他们的怀疑。我们来不及穿回衣服,就用被子盖着我们赤裸的身体,屏着气息,直至外面复归平静,才鬆了一口气。

他安慰我说:「没事了。」

我说:「我很害怕。」

他说:「不要怕,我爱你。」

我说:「真的吗?」

他说:「真的。」

我说:「我也爱你。」

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「我爱你」。我觉得我们是相爱的。那一晚,和哥哥拥抱着睡在一起,我们从来没有如此的亲近过。我觉得他那东西一直在我的身体里面,没有离开过我。我里面充满了他,我的脑子里满是他。他那东西,一直硬绷绷的抵着我的小腹。

他睡着了,我独无眠。我仍是很害怕,不知道明天会怎样。当时他十六岁,我十四岁。